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的快感

寻找科学的趣味与快感

 
 
 

日志

 
 

鼠疫:渐行渐远的千年梦魇  

2009-11-01 21:17:36|  分类: 外滩画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海省卫生厅8 月1日晚11 时许发布新闻称,7月30 日,该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子科滩镇发现疑似鼠疫疫情。根据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结果,专家确认为肺鼠疫。

当地卫生部门旋即划定隔离范围,并对所有密切接触者采取了隔离措施。最终在8 月8 日20 时解除疫区隔离时,除3 位因治疗不及时而不幸离世外,其他9 名染菌者已在恢复当中。

在这场鼠疫疫情的整个处理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快速诊断、及时治疗、强有力的隔离以及对疫源地彻底消毒等措施。这些举措使疫情只限于局部,感染者不至于恶化,同时也保护更多人远离鼠疫魔爪。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上述办法看似常规,但却是历经上千年,从无数鲜血和生命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

鼠疫诊治法的进化

从有记载的历史看,鼠疫在世界范围内有过三次较大的流行,分别发生在公元6 世纪、14 世纪和18 世纪。发生在18 世纪的那一次鼠疫大流行,总共蔓延了32 个国家,命丧鼠疫的人多逾千万。在漫长的十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人们都不知道鼠疫这种病起因为何,所以尝试过各种匪夷所思的诊疗方法:通便剂、催吐剂、放血疗法、烧炙淋巴结肿块或用尿液洗澡等方法都曾用于鼠疫治疗;彼时还有一位法国外科医生建议,医生可以通过凝视受害者来治疗疾病。

直到巴斯德与科赫为现代微生物学奠基后,1894 年,法国科学家耶尔森才从患者肿胀的淋巴结中分离得到了导致鼠疫的罪魁祸首——鼠疫杆菌。当采集完成疑似患者或动物的淋巴结浸出物、痰液、脑脊液或死者的脏器组织后,便可进行鼠疫诊断。经典程序分为显微镜涂片检查、分离培养、鼠疫噬菌体裂解试验和动物实验四步。从20世纪70年代,我国开始推广世卫组织推荐的鼠疫特异性F1 抗体(fraction 1)的间接血凝试验。到目前,基于现代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更加准确快速的诊断方法也已研发成功。

当确诊疑似病人罹患鼠疫后,及时对症下药就成了降低死亡率的关键一步。如今针对鼠疫杆菌的一线药物主要是抗生素,其中60 年前发现的链霉素依旧沿用至今。使用恰当的话,它可以将死亡率由50%~90% 降低到5% 以下。

相对于其他致病细菌,鼠疫杆菌有其特殊之处。在一定条件下,后者的细胞壁外会分泌一层由多糖类物质组成的荚膜。这就如同身披了一层软盔甲。有了这层保护装置,就连专门对付革兰氏阳性菌的著名的青霉素都拿它没辙。链霉素的杀菌机理有所不同,它并不是针尖对麦芒那样强攻,而是偷偷潜入细菌的核糖体处。这一细胞器的重要作用是生产细菌生长繁衍所必须的蛋白质。一旦这一蛋白加工厂被占领破坏,鼠疫杆菌就成了纸老虎,只有死路一条了。

另外对付传染病,疫苗是针对性最强的方法。目前针对鼠疫的疫苗主要由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前者由于缺少坚实的临床试验数据,已逐渐被淘汰。我国一直沿用的就是后者,这种疫苗注射至体内后还能短暂繁殖一段时间,因此可以更好地刺激机体免疫系统产生反应,但它仍有不少缺点,比如不良反应较大、有潜在毒性等。

阻隔鼠疫蔓延的方法

除了及时诊断与治疗之外,隔离与消毒是对付鼠疫等传染病的最重要手段。

隔离术来自一位欧洲主教的偶然发现。1664 年,鼠疫的身影又一次笼罩了世界。这场骇人听闻的疫情持续了足足有将近150 年之久。欧洲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全世界更是有近1 亿人因此罹难。当鼠疫逼近意大利米兰城时,当地的一位主教无意中找到了阻止疫情蔓延的方法,他下达指令,命人在最先发现鼠疫的三栋房屋周围砌上围墙,里面的人均不得迈出半步。正是这一举措挽救了米兰,使之成为极少数未受波及的城市之一。而当时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采用了更加残酷的“隔离”手段。她在一年前已被天花吓得惊魂未定,一听到又有鼠疫来袭,立刻去北部的温莎避难,同时还在当地竖起了很多绞架,对来自伦敦的人一律格杀勿论。自此,隔离也就成为防疫的基本原则一直沿用至今。

在鼠疫的传播途径中,啮齿类动物(如老鼠)和跳蚤是关键环节,而通过改善卫生条件,消灭那些曾和老鼠生活在一起的跳蚤是抑制鼠疫传播的重要手段。不过人们认识到这一点却相当晚,在17 世纪末的法国凡尔赛,市长还一直为居民们随意将夜壶丢到大街上而苦恼,不得不发出“禁止所有人将人体排泄物及其他垃圾扔出窗外”的命令。直到18 世纪末,欧洲各国才开始意识到,控制鼠疫的传播源头才是卡住了疫情的七寸。于是他们开始加强基础卫生设施建设,改进下水道,并进行了广泛杀虫和消毒。上述防治措施使得鼠疫得到了有效控制,同时这些举措也被称之为“第一次卫生革命”。

现在我们不必再大费周章地继续这种“卫生革命”,文明给予了我们更好的卫生习惯和环境。以现有的技术水平,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遏制折磨人类上千年之久的鼠疫,但作为生物圈的一环,鼠疫杆菌也有生存繁衍的自身渴求。不过就其危害而言,它已呈渐行渐远之势。然而世界之大,鼠疫杆菌总能狡兔三窟般地找到藏身之地,并不时地掀起一阵波澜,或许这就是自然界的辩证法吧。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